松江石湖荡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石湖荡概览> 石湖荡传说
“冷水湾”村名的由来

 

    传说在很久以前,沈家埭(今张庄村沈家村民小组)有一户姓沈人家,只有兄弟俩人,老大名字叫阿福,老二叫根福,兄弟两名字叫福,可是没福,他们的父母在老大15岁时就相继离世,丢下两个未成年孩子艰难度日,好在他们给孩子留下了赖以生存的田产和住房。几年后,老大与父母在世时定亲(订婚)的姑娘结了婚,次年又生了个大胖小子,一家四口日子过得虽不富裕,但也像模像样。这样又过了一年多,老二根福也长成小伙子,再过二、三年也要攀亲成家了。按照常规,父母不在了,长兄负有二弟成家立业责任。可是大嫂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,她想,老二一旦成家后就要分家,不但现有家产被分去一半,而且还要为老二定亲、结婚等耗去大量费用,所以她出主意要老大现在就提出分家,这样能使自己在人数上占优势可多得家产,老大怕老婆,按照老婆主意向老二提出了分家,老二没法,听凭兄长做主。分家时,老大因人数上的绝对优势,分到了三亩好田、三间瓦屋及一头耕牛;老二只分到了在“冷水湾”(姚泾河南端向东转弯处,因水流急、水温比别处低,故被称作冷水湾)畔三亩低荡田和2间草棚屋。分家后,老二根福带了自己心爱的大黄狗在草屋里独自生活。清明节后,老二想到失去陪伴多年的老黄牛觉得无聊,就带了大黄狗像老黄牛一样到“冷水湾”河岸上放狗,由于老二生活清苦,大黄狗也从来没有吃饱过,它看见河岸上有鲜嫩青草就像牛一样吃起来,老二见了非常高兴,从此天天出去放狗。说来也怪,那大黄狗吃了青草后,膘肥体壮像头小黄牛,老二也真的把大黄狗当作牛一样使用。一天,他牵着大黄狗又在“冷水湾”河岸上放狗,这时,河中有一只窑货船经过,船上的人看到大黄狗在吃草都喊稀奇,可老二根福说:黄狗吃草不稀奇、三亩田“施一上犁”(俗称施田,是指用牛拉犁进行第二次翻耕,试一上犁:是指中间不需要休息一口气能完成)。船上人听了不信,停下船来要与根福打赌,赌资是一船窑货代价,如果黄狗真能一上犁把三亩田耕好,这船窑货就归根福,如耕不完成,根福就得赔一船窑货的钱款。结果大黄狗套上犁后真的一下子把根福自己的三亩荡田耕好,赢得了一船能造三间瓦房窑货。数天后,根福又在那里放狗,一只满载大米舟船经过,从来没看到过狗能吃草的船上人都口称稀奇,接着根福仍旧说:黄狗吃草不稀奇,三亩田“施一上犁”,米船上的人都不信,一定要与根福打赌,结果与窑货船一样,把一百多石米输给了根福。根福留出自己与大黄狗食用外,其余换成了银钱。大哥大嫂见了非常眼红,也想发一票横财,于是就到二弟处借来大黄狗,也到“冷水湾”河岸上去放狗,正巧有一只家具船经过,见到大黄狗在吃草也都喊稀奇,老大阿根学二弟一样说:黄狗吃草不稀奇,三亩田“施一上犁”。家俱船上的人听了不信,一定要与老大阿根以一船家具价值打赌,老大心想这次财发定了,马上牵了大黄狗到水田里套上犁准备翻耕,可是大黄狗随你如何吆喝鞭揪就是不开一步,老大急得用木棍赶打也无济于事,结果大黄狗被活活打死,老大输掉一船家具钞票。老二心疼地把大黄狗尸体埋在自己荡田边上。数天后,在大黄狗坟地上长出了三棵毛豆苗,老二觉得奇怪,心想我不下种子怎能长出毛豆苗?但又一想,可能是大黄狗变的。所以经常除草、捉虫、松土,那三棵毛豆苗长得特别旺盛。到秋天成熟后收到了近一升毛豆籽,而且粒粒饱满,老二舍不得食用。过了几天,老二突然生病,卧床三天不思茶饭。第四天早上,老二感到腹中饥饿,起来想烧些粥喝,同时在灶火中煨了七八粒毛豆。在毛豆煨熟时异香扑鼻,他凑近一闻,毛病顿时好了大半,待把煨熟的毛豆吃下肚,身体马上痊愈。他喜出望外,心想这些毛豆籽可能有治病特异功效,但又一想不对,可能大黄狗对我有感情,所以显灵将我的毛病治好。但不知能否治别人的病?不管如何,我要试一试。他先把七粒毛豆敲扁不让别人认出是毛豆籽,然后放到铁锅里炙,待熟透后,取出来用油纸包好揣在怀里,出门兜售时称 “香香片”。他走村串巷,叫卖“香香片”能治百病,碰巧有一大户人家有个老人生病,请了好几个郎中都无法把病治好,听得根福的“香香片”能治百病,马上请他去为老人治病,根福到了老人病床前一看,吓了一大跳,该老人已经病了好久,瘦的已不像人样,心想我的“香香片”第一次治别人的病,这样重的病能否灵验,心中实在无底。不归怎样,试一试再说,反正别人治不好,我的“香香片”治不好也是正常的。所以,他把“香香片”取出来,先放在老人鼻子傍让他闻一下看他有何反映,结果那老人闻到香味后,原来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,并开口说肚皮饿了要吃饭,家里人见了非常高兴,马上烧水做饭忙开了,根福要人先拿来茶水让老人喝,同时把“香香片”叫吃下。不到一刻钟时间,老人要起床,说毛病已经好了。该人家感激根福医好老人的病。拿出五十两纹银作医资并摆酒作酬谢。根福谢绝吃酒,只拿了五两银子回家。从此,根福天天炙熟七粒“香香片”替人家治病,不到一个月时间,已赚到银子一百多两。他用赚到的银子和赢到的窑货在“冷水湾”西北置地盖了三间大瓦房。后来,有个经“香香片”医好的大姑娘以身相许与老二根福成了家。成家后,小两口日子越过越红火,许多人认为老二住的地方是个好风水,所以有许多人家到该处置地造屋成了村庄,村名就叫做“冷水湾”,直到现在,该村还是沈姓据多。在大黄狗下葬的地方被认为是阴宅好风水,后来也形成了一片大坟地。在上世纪60年代初,该坟地被生产大队开辟为“星华窑厂”,80年代初歇业。